依鲁替尼多少钱?依鲁替尼怎么购买?2015年5月26日,生物制药巨头艾伯维(Abbvie)宣布以210亿美元整体收购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生物技术公司Pharmacyclics。名不见经传的一家小公司何以让巨头不惜痛下血本?

原因正是其研发的一款“钱”途无量的抗癌产品Imbruvia(依鲁替尼),该药是FDA(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历史上经突破性药物通道批准的第二例新药,被专家誉为迄今治疗套细胞淋巴瘤(一种罕见淋巴瘤)最重要的突破,国外患者每年治疗需花费1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0万元,目前尚未在中国境内上市。

三家药企厮杀争夺潜力药

事实上,对于Pharmacyclics,世界制药巨头都虎视眈眈。

2015年3月4日,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曾报道称,医药巨头强生公司欲以超过170亿美元价格收购Pharmacyclics。

这笔收购,当时被业界认为会是顺理成章。

早在2011年,强生旗下子公司杨森制药(Janssen)通过先期支付1.5亿美元,获得了与Pharmacyclics公司合作开发的权利,一旦新药临床试验成功并且获批上市,双方将共同分享销售所得。

很快,该合作也结出硕果:在美国,Imbruvica已获FDA批准用于4种类型的血液癌症;而在欧洲,Imbruvica已获批用于3种血液癌症。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强生拥有Imbruvica在美国以外市场的销售权。

作为抗肿瘤适应症获批的4个药物之一,Imbruvica(依鲁替尼)在2013年一上市,就获得5亿美元销售额。据著名财经网站BidnessEtc分析,该药物在2015年销售额将超过10亿美元,2018年则能达到40亿美元。

据彭博社报道,强生和诺华都曾对Pharmacyclics虎视眈眈,表现出很强的兴趣,然而,最终却是艾伯维赢得了这场竞购争夺战。

艾伯维在声明中表示,该笔交易将由58%的现金和42%的艾伯维普通股组成。现金部分,艾伯维将支付每股261.25美元,比Pharmacyclics公司在纳斯达克股市周三收盘价溢价13%。

毕业于西点军校的强生制药首席执行官 Alex Gorsky首度回应公司放弃竞价的背后原因:“只有一个产品就卖到200亿美元,是不是生物科技的泡沫实难判断。”

而艾伯维首席执行官Richard Gonzalez对此则十分兴奋,“依鲁替尼,不仅补充了艾伯维的肿瘤药品,还对一系列恶性血液病表现出良好的临床疗效。”

据了解,艾伯维赖以生存的旗舰产品是重磅关节炎药物Humira(修美乐),该药是全球最畅销药品,年销售额超过百亿美元,占其总收入的65%,但其美国专利将于2016年下半年到期,欧洲是2018年到期。而在丙肝领域,艾伯维丙肝鸡尾酒药物Viekira Pak相对吉列德(Gilead)的索菲布韦目前还未表现出明显优势。

据研究机构IMS报告,2014年全球肿瘤药物市场高达1000亿美元;而到2018年,预计将增长50%,达1500亿美元。艾伯维生产线急需开辟新的增长点,在血液肿瘤领域潜力突出的依鲁替尼,成了此时不二选择。

\

两种被低估的血液病

依鲁替尼主要适应症有两个,一是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后简称慢淋),另一个是套细胞淋巴瘤(MCL,Mantle Cell Lymphoma),都是临床上十分难对付的罕见血液恶性肿瘤。此外,还有两个适应症分别是伴有17p-的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华视巨球蛋白血症。

人们对淋巴瘤并不陌生,微博大V李开复罹患淋巴瘤引发巨大关注,高人气插画师熊顿患淋巴瘤期间创作的《滚蛋吧肿瘤君》也感动了很多人……

“淋巴瘤是所有癌种中最复杂的。”不少血液病专家说。淋巴瘤是一类我国常见恶性血液肿瘤的总称,分霍奇金淋巴瘤和非霍奇金淋巴瘤,共有80多种亚型,每种亚型都堪称单独的一种病。

套细胞淋巴瘤就属于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一种亚型,常见于中老年,是一种罕见但进展迅速的非霍奇金B细胞淋巴瘤(NHL)。

1992年,WHO首次将套细胞淋巴瘤作为一种独特类型提出,2001年将其划分为一种独立的非霍奇金淋巴瘤。

“人们知道套细胞淋巴瘤是一种单独亚型的时间很晚,”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淋巴瘤诊疗中心主任邱录贵教授说。长期以来,很多人认为,套细胞淋巴瘤在中国发病率低,其实有很大一部分人被漏诊了。

漏诊的原因在于,国内对于淋巴瘤的病理检查技术相对国外比较落后,再加上这种病的形态学特异性不强,形态很像惰性淋巴瘤、小B细胞淋巴瘤,特征又很容易跟慢淋相混淆,而最终能够确诊的方法——细胞遗传学检测在国内很多单位都不能开展。

据统计,在中国,其患者人数占非霍奇金淋巴瘤病例的6%,相对比较少见,但这种病兼具惰性淋巴瘤难治愈性和侵袭性淋巴瘤侵袭性特征,确诊时通常已扩散到骨髓和胃肠道等器官。套细胞淋巴瘤预后较其它B细胞淋巴瘤亚型差,长期生存率很低。

邱录贵教授介绍,很多套细胞淋巴瘤患者查出此病时已是晚期,表现为白血病,死亡率很高。

目前,国内的治疗方法是根据年龄和体能状态来划分。邱教授告诉记者,免疫化疗联合大剂量阿糖胞苷治疗,后面再做造血干细胞移植以巩固治疗,是目前年龄小于65岁、体能状态良好患者的标准一线治疗方法, “年轻人目前用免疫化疗和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五年生存率已从既往20%提高到60%~70%。65岁以上、体能状态较差的老年人如不能耐受这种化疗,效果就差,一旦复发,非常麻烦。”

而同属于B细胞淋巴瘤的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则没有套细胞淋巴瘤那么来势汹汹。

慢淋此前在中国发病率很低,大概十万分之零点几,但是近几年常规体检增多,很多人在医院体检时被查出得了慢淋。“发病率上升很快,目前国内发病率应该在十万分之一到二左右了。”邱教授称。

与套细胞淋巴瘤一样,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标准的一线治疗也是免疫化疗,身体状况较好的慢淋病人,其中位生存期大概在5~7年,但20%的高危病人生存期则不到五年。

“这部分病人目前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法,病人预后情况不一,有的好有的很差。某些遗传学异常的病人会直接进入难治阶段,特别是年纪大的病人。”

邱教授介绍,65岁以上高龄患者通常不适合加强化疗或自体干细胞移植,所以在临床上迫切需要有效的新型治疗药物。

一种年需90万元的新药

许多患者对于化疗及干细胞移植效果都不佳,而依鲁替尼的出现很好的改善了这一现状。

“靶向治疗就是针对具有某种特殊标志的肿瘤细胞进行攻击,具有高度特异性,而化疗无论是对肿瘤细胞还是正常细胞都会抑制。”北京大学血液研究所血液病房主任江倩说,依鲁替尼可直接抑制淋巴瘤细胞的增殖。

江倩解释,依鲁替尼是一种激酶抑制剂,它选择性地与肿瘤细胞结合,可以有效地抑制该激酶的活性,进而抑制肿瘤细胞的增殖。

2013年2月,FDA先后授予依鲁替尼“突破性新药”地位,并分别于2013年11月13日和 2014年2月12日批准为套细胞淋巴瘤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治疗药物。这是FDA自2012年7月推出突破性新药新政以来获准的第二个享此待遇的药品。

美国得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Michael L. Wang发表在2013年8月出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两项依鲁替尼Ⅱ期临床研究显示,依鲁替尼具有较好治疗效果和较低的毒副作用。

这两项试验,一项在复发/难治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另一项在复发/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患者中进行。依鲁替尼在临床试验中获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总体应答率,在MCL试验中,它显示出68%整体应答率,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7.5个月。其联合治疗整体应答率高达71%,并且26个月后约有75%患者仍处于无进展状况。

据高盛(Goldman Sachs)集团预计,这个抗癌药的高峰销售额在60亿美元。加拿大皇家银行预测今后Imbruvica的全球年销售额将在50亿美元左右。

然而,依鲁替尼(Ibrutinib)治疗费用却每年高达1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90万元,即使在美国也是最贵的抗癌药之一。按照依鲁替尼的用法用量来计算,患者一般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瓶,据此推算一瓶依鲁替尼的价格应该在1万多美元。

家住海淀区的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林先生告诉记者,患病三年来,他们辗转从亲友那里打听到厦门有一家公司是Pharmacyclics公司设在中国的中介机构,可以为有需求的中国患者代购依鲁替尼,但他们提出的费用是每瓶19800美元,还要额外收取5000美元的中介费用和邮费。

记者以“依鲁替尼+价格”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有部分商贸公司在网上贴出代购依鲁替尼价格和规格,每瓶价格3万元人民币,与记者所了解到的价格信息难以吻合。记者通过网站上的联系方式联系卖家,对方说,他们“有特殊的供货渠道”。

一位国内从事罕见病药物研发的知名药企高层人士提醒,如确需用依鲁替尼而又负担得起,一定要通过正规途径购买,比如到美国看病或托付亲友等。林先生向记者抱怨,两万美金一瓶外加5000美金邮费,“还不如直接去美国看病!”

“依鲁替尼虽是好药,但90万人民币的药费,多少人能长期承受?从这一点说,用这个药对中国人来说不太现实。”江倩称。

类似癌症新药价格似乎都不便宜!

据FiercePharma网站介绍,前丹得莱昂(Dendren)公司前列腺癌药品Provenge一年需要9万美金,百时美施贵宝(BMS)旗下治疗黑色素瘤产品伊匹单抗一年需12万美金。而美国亚力兄(Alexion)公司针对罕见病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症(PNH)和非典型溶血尿毒综合征患者(uHUS)治疗的药物Soliris一年则需要花费40万美元,如果药品没有进入医保目录名单,患者根本无力负担。

进入中国市场还需5到6年

依鲁替尼在2013年11月13日在美国批准上市后,进入突破性药物、优先审评、加速批准、孤儿药四重通道,还享受上市7年内行政保护,专利有效期到2026年12月。同时,Pharmacyclics公司向欧盟提出新药上市申请,并向中国食药监督总局申请进口注册证。11个月后的2014年10月17日,Pharmacyclics下属子公司就宣布,欧盟委员会在欧盟28个成员国授予依鲁替尼上市许可。

目前,依鲁替尼已经在超过40个国家被批准用于治疗血癌疾病,其中就包括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套细胞淋巴瘤。

不过,中国目前还在进行这款药的临床试验。江倩说,国内尚未完成入组阶段临床试验。“临床试验完成后要把结果上报国家食药监总局,再等待审批,没有两三年下不来的。”

而前面那位国内药企高层人士介绍,目前依鲁替尼还未在国内进口,属于三类药,因此需做大量临床试验,需要原研药和仿制药的120对临床试验案例做对比。临床试验过后再报批一次,相当于经过两次审批。

“长远来看,依鲁替尼类药物(B细胞受体信号通路抑制剂)是淋巴瘤的治疗趋势。”邱录贵说,将来在淋巴瘤治疗上,这类口服药物有望会取代化疗。

事实上,依鲁替尼是获得FDA批准的第3个用于治疗套细胞淋巴瘤的药物,此前,万珂( 硼替佐米,bortezomib,2006)和来那度胺(lenalidomide/Revlimid,2013) 也被批准用于治疗这种疾病。

目前在临床上,如果病人一线治疗时没有用过万珂,在二三线治疗中可以联合万珂来治疗。而来那度胺在国内已经上市,可以买得到,但还没有批准这两种病的适应症,具体在临床上能否应用,还要看各个医疗单位伦理委员会是否批准。

邱教授告诉记者,这两种淋巴瘤只能通过治疗缓解,很难完全治好,目前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淋巴瘤诊疗中心正在做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一线治疗临床试验入组,符合条件的患者可以和他们联系。

“即使依鲁替尼在中国上市成功,多少人能用得起呢?”某位资深业内人士说,唯一能让国人也用得起这个药的途径是研发仿制药,但这同样遥远。

邱教授说,目前国内研究B细胞淋巴瘤新药的企业很多,治疗效果也越来越好,但药物开发过程长,药价也比较贵,应用到临床还要等很长时间。“至少要5~6年吧。”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需了解更多详情,请咨询小编(微信:cnnatco )。

本文源自天竺代购,转载请注明出处-www.54ya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